中阴救度86岁岳母
往生极乐世界成功纪实


作 者:无念念

    我岳母叫张玉荣,2000年时是86岁。她生前没有能接受皈依,所以也谈不上戒杀和素食了----对了不光是不能素食,而且她天生不爱吃青菜所以在经济允许的情况下有时还要吃活的海物。晚年患肺癌,每每夜不能寐疼得翻来复去折腾。

    我和妻是在电话里得知她的情况的(多年来我们一直住在哈尔滨与在天津的她相隔千里)----当时在电话里她告诉妻她已经一宿宿的不能睡觉了,天天都是靠一二三四的数数熬到天亮。此时我赶紧插话让妻劝她把一二三四的数改成一句句的阿弥陀佛----电话对面的她想了想答应了(此前她已知道我念佛念好了一身的病所以才会答应的吧),于是就这样她开始了念佛。我也就赶紧马上给她寄去了念珠和念佛机。

    她就这样一点佛理佛法也不懂地而且想起来了就念几声忘了也就撂一边地念了一个半月就咽气了,且直到最后也没能跟我见上面(始念佛后她天天在盼我快回天津但我因另一佛友往生而一而再地拖了下来),故她根本没能弄清阿弥陀佛是谁极乐世界是怎么回事----就这种状态在去世之后竟然也往生极乐世界成功(已经过藏地著名空行母认证)!尽管我早已深信不疑但事情真的发生之际我还是受到了深深的甚至可以说是极大极大的震撼----真是叫人没话说!佛菩萨真是慈悲到了极处啊!

    鉴于此个案特殊,且就中做了很多很特别的工作才使往生成功,故发表出来供莲友借鉴----阿弥陀佛 
   
    我本来早已定下立即去天津写作,岳母开始念佛了我就更是急于动身了----想尽早过去好把佛理、把净土法门比较系统地讲解给她以使她的功夫能更加得力报终好得往生成功----是时妻妹闲了一处房子怪怪的也不住也不出租就干闲着此时乐颠地无尝提供给我们使用(房子里锅碗瓢盆一应家俱全都俱全,且一面墙的装满了杂物的大立柜惟只正中间最上方的一格空着----没用收拾把佛像摆了进去竟是个非常四称的佛堂)。

    但任凭我再急却三番五次出乎意料地无论怎样也走不出哈尔滨一步----真是怪透了。

    把提包拎着下了楼奔了车站都没能行!

    终于有一天我急眼了,下了决心"今天就是下刀子我也上天津----再走不成谁知道还能不能见到老太太活面呢"----于是我立即给妻打了电话让她这就上车站买一张今下午的1548卧票(她单位在车站附近),见妻答应了、去了,我高兴地躺床上小憩起来----

    然而电话铃响了----这个电话的出现使我不得不再次退掉了车票。

    电话是单位领导用手机在出租车里打来的:"在家哪?""在。""先别动地方待命等我电话。""怎么了?""洪钰(和我一个单位的剧作家好朋友、好念佛莲友)大概----现在要不要紧还不知道我就快到他家了你等着听我电话----"

    当时我睡得有些迷糊答应了一声又接着睡去----后突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调门不对呀----难道----"急忙抓起电话往洪钰家打去----结果听筒里马上传来了洪钰妻子的哭声:"大哥,洪钰昨天……夜里……走了……""几点走的?""不知道----早晨起来发现时身体已经硬了……"

 

  洪钰的辞世使我不得不推迟去天津见岳母的行程,而且是时我已因看书和听带而明了了助念对临终念佛人的级端重要性,于是定下心来组织了大型的临终助念为洪钰送行----从阿城请来了22位居士轮班不间断搭衣念佛三天三夜,并且每半小时就做一次开示召呼亡者赶快万缘放下跟我们一起一心念佛,又叮嘱他谁来接你也不能跟着走一定一定要等阿弥陀佛出现----现在回头看:这对我日后送岳母简直太重要太重要了----因在这之前我于此只是理论上知道些一点实践也没有,而经过了这次,我已把怎么助念怎么给中阴身开示全跟阿城大德居士们学明白了!

    火化之后我又跟一些方便有空的居士打了召呼定下了念七的事----民间是烧七我们念佛的是念七(即从咽气开始算每七天念半天佛)。

    但就在这时天津突然来了电话:老太太腿(胯)摔断了且因岁数太大哪个医院也不给接----现在正痛苦不堪中……

    于是我一边忙洪钰的事一边抽空诵了经咒----行愿品和大悲咒:发愿将皈依以来所有念佛诵经宏法放生修持功德全部回向给岳母----代她忏悔本身所造之业,恳请观音菩萨和十方三世三宝慈悲加持,使我岳母有生之年能得善终,报终能得往生极乐世界成功……

    当时的香非常的好----是中间高两边一齐的小天真----记得妻子下班回来时我高兴地告诉她:今天我给老太太做了法事,香非常的好----我估计她的病很快就能好。

    但我整个理解反了----马上就挨了一耳光:当天夜里九点二十分我们接到了报丧的电话!(现在才理解是时这样才是满愿:老太太少受多少罪啊----且后来听说当时是无痛苦去世的)

    电话是妻子的二哥打来的----他正一边打电话一边吵吵八火地指挥屋里的人给刚咽气的老太太穿衣服----因临终人最怕这样折腾(要知道那是能给折腾进地狱的啊),所以我们赶紧乞求二哥千万千万先别动(妻子是痛哭失声的求):咱妈念佛来着你就放心交给我们来处理我们这就以最快的速度往天津赶……

    但我们的求一点作用没起----不,不是没起是马上就开始起反作用:明显听出来人家一听此反而越发地折腾了起来!(估计他一定和老太太是冤债关系)你越是求他他那就越是甚!

    天,这样的往生还怎么送啊?!

 

  得知噩耗后,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赶紧给我的好朋友仲达(密宗道友)打了电话,给他讲了讲情况求他帮我一把给我岳母修遍颇瓦法,见他愉快地答应了,我糟糕的心境始稍有好转。

    从撂下电话开始算,最早开往天津方向的火车是午夜开车。我和妻子简单收拾了收拾便打的赶往了车站。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足见我岳母的业障有多么的大----我们遇到了想也想不到的蹊跷事:赶上了火车不卖票也不拉人----那趟车临时改军列拉新兵了!

    这把我们急的----又干着急使不上劲:任我们磨破了嘴皮都无济于事。

    最后我们不得不改坐了早晨从哈开往汉口的特快……这趟车到天津是夜里近11点----离起灵火化只剩六七个小时时间了。

    进了灵堂看到了老太太的遗容,我的心都快碎了----他们的折腾果然起了作用:老太太现在呲牙咧嘴,且浑身蹬蹬的硬。

    妻子共兄弟姐妹七个----此时都在,我们便陪着小心和他们商量送往生事宜----出发前我已经梅河口佟居士给联系好了天津居士答应帮我们送往生----可此时我说到这儿时屋里立即一片沉默----没有一个人搭腔接咱的话!

    我试着在说了些别的之后又重说了一遍请居士送往生事----但屋里又再次进入沉默!

    于是我明白了:他们根本就不同意咱按佛门规矩办!一点门儿没有哇!

  见亲属们不同意我们接居士助念送往生,我们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我提出我们睡了整整一天了,现还有六个小时就要火化,你们辛苦了多日都去歇歇吧剩下的这几个小时就交给我们由我们来守灵吧----

    这一条他们还挺开面算是答应了。

    于是我和妻开始念佛。

    以往送往生都是敲着引磬唱念,但这种时间场合肯定不妥,于是我们改为了金刚念(微声唇齿音念)。助念时必须的极重要极重要的每半小时一开示也不得不暂免。

    妻是时业障颇大总是念着念着就打起瞌睡。

    于是我便必须硬挺住了----一发觉要困就马上起来一边磕头一边念,待没睡意了再坐下来念----就这样一直没间断念了六小时。

    但这次的助念不出所料没有起多大作用:老太太只是手和小臂稍微软了些,余皆未有显著变化----时间太短了啊!力量太有限了啊!临终四大分解开始直到16小时神识离体前被折腾得太厉害了啊!
    老太太最后就这样被推进了火化炉。

    见她走的这样不好,我是日心情一直沉重----能否最终走上只好寄托于稍后的七次念七了(因虽没见过却已听说过有七七四十九天内中阴救度成功往生的先例)。

    待从饭店出来时我看到了路边的电话亭,猛想起托学密朋友给老太太修颇瓦法事便赶紧给仲达打去了电话。

    仲达告:你岳母业障太大了……我昨天晚上给她修法时无论如何任凭怎样也修不成----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不可遏止,后干脆就睡着了,而这种现象于我历来从未有过……等睡了一气一激灵醒了想了起来开始修,哎修着修着又是不可遏止地睡了过去----一次又一次都是这样怎么都不行!后来我实在没招了突然想起来了祖师传承----于是我开始修颇瓦法之前先修祖师传承----这时渐渐感觉到了一代又一代祖师的极强极强的加持力渐渐莅临----真是太美妙太不可思议了----等修完这个再修颇瓦法时就很快修成了!

    我听此由衷地对他表示了谢意,也同时对密宗的不可思议感到更加的敬佩。

    他拒绝接受我的感谢,反而说要说感谢是我要好好感谢你岳母,正是因为她咱才精进修法的,否则时间说过去也就过去了……

    于是我不再感谢,转而求他抽空再给修一遍----他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回到屋里(不是三楼写作间----是在岳父母家另临时给了一间屋)我们开始准备三天后给老太太念七用的送往生用品:主要是写有"张玉荣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之莲位"的牌位,然后又挂上阿弥陀佛接引像(是我特意从哈带来的)布置了个佛堂。至于给中阴身开示用的引磬,我急切中接受了天津居士天婴的建议用自行车铃盖和车辐条自做了一个----听起来声音也还可以(我本来新购请了一个但离哈时留在洪钰那了)。
    一七这天一晃就到了。

    一大早听到了一个消息:二哥他们几个今天去西城请宴还人情去一天回不来,我和妻商量了商量决定乘这机会把天津居士们请来集中念一天。

    于是我们一替一句地游说起老爷子来,见到他边拄棍向外走(去公园溜弯)边点了头,我们简直高兴得心花都怒放了!

    但就在我找来通讯录抓起电话时,二哥象从地下冒出来似的突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听说你们要请居士念佛----咱可说好了啊----就念十五分钟!"

    二哥是大家族中的主事人,他是时不同意我们请居士的语气和表情特别严厉、坚定。我用眼看了下妻子----她则对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于是我不得不改口了----竟至说了一句妄语出来:"哦改了----刚才我俩又商量了一下,觉得咱家的情况还是不请居士来为好----我俩已经决定就由我们俩人来念……"

    请居士助念事就这样永远的黄了----而天津居士几十人我已联系好已在整装待命(后来他们听说来不了后各自在家为我岳母念佛做回向很是令人感动)。

    但我们也有我们软性的反弹:你不是不让请居士么,好,我们不请!可你只允许念一刻钟就对不起了我们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愿念多久就念多久----往常念七念半天我俩干脆念他一整天而且念完后还要进一步坚持争取念上二十四小时----一天一夜----就是换班迷登也要坚持!

    于是我们便敲起引磬(车铃)上上香或跪或坐或绕地嗷嗷唱念了起来----为保持精神高昂时不时就变换一下念法:有时用黄念祖唱法有时用五会念佛唱法有时用念佛心曲唱法,午饭和晚饭两人换着吃以确保佛号声不断(不过妻还是间或打瞌睡),并且严格地每半小时至四十分钟就给岳母中阴身做一次开示。

    由于岳母对念佛法门甚或整个的佛法都属一毫不懂,所以我精心准备了好几页稿纸的开示文----大意如下:

     "张玉荣善信阿弥陀佛(三称):

     你现在阳寿已尽已经没有身体了进入了中阴身,你的修持到了最最关键的时刻!你现在看到任何景象也不必害怕不必奔跑躲避----现在谁都伤害不了你!你要赶快万缘放下一心念佛、赶快一切放下跟我们一起一心念佛!

     "张玉荣善信,你这一生任劳任怨,相夫教子勤俭持家,在你被误解甚或被严重误解时你都不做任何分辩和解释任由其自生自灭----心胸何等开阔啊!更为难得的是:你能在晚年不顾病痛一心称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要知道:一句阿弥陀佛出口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啊!要知道阿弥陀佛现在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他有极为殊胜的四十八大愿救度众生----其中第十八愿:"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十方众生称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得生净土者数不胜数啊----他们念佛成佛今日念阿弥陀佛来日做阿弥陀佛啊----到我国宋朝为止,极乐世界就已经有了三十六万亿一十一万九千五百同名同号阿弥陀佛!张玉荣善信,要知道佛法难闻中土难生净土难信啊!可现在佛法难闻你已闻、中土难生你得生、净土难信你已信!你一定要珍惜这难得的机缘啊!一定万缘放下一心念佛、一切放下一心念佛啊!

     "张玉荣善信:你一生乐善好施舍已助人对所有亲属一视同仁----可现在阴阳阻隔你已经帮不上他们任何的忙了----你要想帮助他们也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赶快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因为一到了那里,你就会很快证得无生法忍,而有了无生法忍你就有了可以随时回到娑婆世界来的通行证,那时你就有能力帮助你的所有亲人彻底的出离苦海离苦得乐了!并且同时你也有了生生世世永永远远再也不堕进三恶道的保票了可以在那当生成就不退成佛了!张玉荣善信赶快万缘放下一心念佛、一切放下一心念佛----今日念阿弥陀佛来日做阿弥陀佛!

    "张玉荣善信,现在谁来接你你也不要跟着走----就是生身父母来接你、菩萨来接你也绝不能跟着走----一定要等阿弥陀佛出现!

    "再有,如果你看到强烈的光、耀眼的光、令你感到恐怖不敢逼视的光,你一定要不顾一切的投身进去----因为那是接引你的佛光!当你看到兰色或其它颜色柔和的光、特别符合你心性的光,你千万千万不要投入----因为那是六道苦海之光----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十方三世三宝(三称):

    弟子某某某愿将皈依以来所有念佛颂经宏法放生修持功德全部回向给我的岳母张玉荣,代她忏悔本身所造之业,企盼她过失早尽,念佛成就,往生极乐世界成功!

    "张玉荣的怨亲债主阿弥陀佛(三称):

    希望你们都来做张玉荣的助缘,不要做她的逆缘,待她往生极乐世界成功回来救度你们彻底出离苦海!同时我们把今天念佛法会的所有功德以及皈依以来行持善法的所有功德全部回向给你们,代你们忏悔本身所造之业,帮助你们早日得生善趣离苦得乐……"

    当晚六、七点钟的时候,给老太太烧完了七(人家不参加我们的念七坚持按民俗的办法办烧七)的亲属们涌了进来,我们虽然是在小屋里又关着房门但还是把念佛停了一会----改成放念佛机----同时我也趁机躺下小憩一会准备稍后的连轴转念佛能支撑下来……

    但这一躺却再没有能起来。

    先是听见外面的亲属们呛呛呛----朦胧中传达进我脑海的信号似乎是千万张嘴在呛呛、千军万马在争辩是非甚或是争斗----是唇枪舌剑异常激烈的那种感觉……再后来感觉到妻子进来了敲磬唱念上阿弥陀佛了----但我就是起不来……记得只是勉强撑着问妻子困不困,见妻说不困嘱她先坚持一会就睡了过去……后来妻子打瞌睡把土引磐咣啷一声掉到地上时我曾醒来,心里明明在想"她挺不住了我得赶快起来接她念佛",但就是起不来----想的是起来但非但没起来反而马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彻底睡了过去……

    一七精进念佛一天一夜的计划就这样泡了汤。

    第二天起来我去了妻妹腾给我们的写作间(在另外里弄的三楼上)开始了写作----因当时在定向给一剧院创作话剧且人家又要得很急所以不得不抓紧一切时间往前赶----也是没办法我拿的工资就是干这个的。
    大约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我接到了妻子打来的一个电话----但愿虚空法界慈悲从现在开始直到永远再也别让我接到这种电话了----她告诉我老太太的牌位不见了让人家给扔了----是谁扔的扔到哪了问谁也问不出怎么找也找不到了这可怎么办?

    记得我听到了这个消息愣住了半天缓不过来:要知道咱送往生那是不可或缺的呀!

    "怎么呢?"我问:"牌位放在咱们的屋里,谁能闯进咱们的屋子里把它拿走扔掉呢?""不----没放在咱们屋里?""什么?!""我把它摆到爸爸妈妈那屋的灵堂里了。""怎么会呢----我明明放在咱屋的佛堂上----""佛堂让我给撤了----""嗯?!"

  妻子是一个凡遇到大事都要让我来拿主意的人,特别是在学佛修行方面她历来都对我言听计从,在正常情况下撤佛堂这样的大事她是一定做不出来的----这事我相信了她后来的解释:她当时几乎不知道是在做什么稀里糊涂地就把佛像给撤了下来把牌位给送到了另外房间----那时大脑一片空白,手和脚几乎不是自己的……

    放下电话,联想到此番送往生从头开始的种种种种,我猛然意识到仅仅这样肯定不行,老太太今世就吃过许多海物,再加之累世累劫的怨债(那肯定是谁都会有的只是多少强弱不同而已)----在这个最最关键的关头能放过她么?一定不会放过的!一者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二者也许他(它)们正要靠着折腾老太太来使自己得救呢?不行,必须想办法了!得马上颂颂哪篇大经才好----对了应该颂地藏经----也许我早就应该颂了也未可知……

    地藏经我在前些年超拔我亡故的父亲时曾连续颂过两个多月,此番驾轻就熟自然不觉吃力……认识上去了我便马上开始了念颂,待颂完组织了这样一套词作回向:南无十方三世三宝:弟子某某某为代我岳母张玉荣忏悔本身所造之业,企盼她过失早尽,念佛成就,早日往生极乐世界成功;并代她的累世父母师长、六亲眷属、怨亲债主、有缘众生忏悔本身所造之业,也企盼他们过失早尽,早日得生善趣出离苦海离苦得乐,特吟颂地藏菩萨本愿经一卷——南无十方三世三宝!

    此番一定是做得对了----第一柱香就出了小天真,再上----莲花香!再再上----极乐香!

    妻子来吃晚饭时是脸上挂着笑进来的----而且我尚未及告诉她颂经事----由此地藏经威力之大可见一斑----她告我:今下午也不怎么了,他们那边儿怎么全变了呢----我告她我刚颂完了一遍地藏经,她始释然。

  于是我就干脆把逢七念佛、平时颂地藏经事"制度化"了下来----日日坚持。

    说也奇怪,从那天开始,整整一个多月,每天至少一柱香(逢七的日子一柱接一柱上得格外多),却就是小天真、极乐香、莲花香、功德香这四种香互换,要知道共有二十四种香谱啊!但是别的一次不出,一月余唯只这四种。

    过了几天又接到了五明佛学院我的出了家的好朋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寄去的一千二百元钱收到了(我和妻寄去给老太太做佛事用的),让我们放心:老太太的事他一定给安排好----后来得知:他找了五明大德丹增活佛亲自为我岳母做了法事,并且五明的汉经堂还为她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经(不是单给她一个人念的,是每天念的经都有她的份)……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坏!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对我岳母能最终往生极乐世界成功充满了希望!

    但突然有一天----是我返上乏来之后的一个早早就进入了梦乡的夜里,由于做了一个----不,不应说是一个、应该说是做了一宿到天亮的完整清晰的怪梦,使得我对岳母能往生成功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那个梦很长且很有故事性,里面还出现过刀光剑影……但它主题非常明确——从始至终紧紧围绕着一点:那就是你得换心----说她(我岳母)必须换心!

    可……她毕竟早已火化多时了啊——这要怎么样来换心啊,阿弥陀佛?!


  多日来那个必须换心的长长梦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必须写作时临时进了戏剧的天地,写作一结束便又回在这梦里!

    当然细细揣摩起来换心绝对是应该做的,因为极乐世界是大家都在渴望去上的"一真法界"----那里面清一色都是佛和菩萨,而我岳母命终时的状态是典型的凡夫行凡夫见,且又未在学佛、修持甚或压根儿就未入佛门一毫也不懂得佛法的道理,所以她的状态肯定与极乐世界的状态格格不入----是的一定格格不入!

    但怎样才能使得中阴(也称中有)时段的她改进入一个崭新的心地而与极乐世界相融呢?

    不知道哇----而且不光我揣摩不出,就是在我皈依十年间所看到过的许多佛书里面也未见有这样的介绍啊!

    地藏经照样在颂(香还是照样的好),剧本在照样的写,阿弥陀佛圣号照样在念,唯独怎样换心仍旧怎样也琢磨不出来----日子就这样打发着……

    二七的头一天晚上,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八点零五分要播出一部很好的做为编剧的我非常应该观看的电视剧(忘了名字了)----记得到津半月来这还是第一次打开电视……

   
然而就在八点零五分快到的时候,我在的这间屋子----不,主要的还是这间屋子里的我----开始越来越感到异样:老百姓有句形容人极度恐惧时的俗语:头皮发乍后脊梁冒凉风----用到是时的我的身上最为准确----只是我一丝一毫都没在恐惧(学佛之后早已经渐渐没有了任何的恐惧),不过奇怪的是,虽说一点恐惧也没有,但外面一有什么声音----比如邻家的敲门声、谁往门外垃圾通道倒垃圾时磕打撮子的声音等等----我都不能自已地哆嗦上一下或是一激灵等----真是奇怪透顶!再后来,我站了起来径去关了电视,然后点上了香----那时刻脑子里已没有一丝一毫电视剧的信号了,就是想再领老太太念一会佛、几分钟一开示的念会佛!

   
但引磬敲起来后我却既未先开示也未先念佛,而是开始为老太太中阴身授受三皈,然后又领其背诵了四宏誓愿----这事至今我仍然无法做出解释:因为这之前无论直接还是间接我都从未听说过可以给中阴身授三皈、可以领中阴身发四宏誓愿----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可那个晚上我居然直接就这样做上了----莫非我的身体是时没在受我的大脑的支配?那么是谁在支配呢……嗨说不清啊!

    "张玉荣善信阿弥陀佛(三称):

    我现在代表三宝为你授受三皈,下面我说一名你来重复一句:自皈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皈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皈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皈依佛觉而不迷……皈依法正而不邪……皈依僧净而不染……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从第二天开始,我们把发四宏誓愿加进了每次念七都要搞的间隔半小时一次的中阴开示中……

  三七刚刚过,我接到单位的电话:要我回哈尔滨参加剧本讨论会----因也要讨论我的剧本所以不能请假……这可难住我了:送往生刚刚进行了一半,送往生的用具如牌位等能够搬迁么?又是个从未听说呀!

    但不能也得能----我别无选择!

    于是我虽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把老太太的像片和牌位从佛堂里大光明佛的怀抱里和佛像旁撤了下来……我拿到手里放头顶顶了顶礼,然后把它们夹到了《佛教修学要典》的大厚本里带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哈尔滨……

    开会地点是在郊区的一个度假村里,时间正好不和我们冲突:四七念完了开会,五七那天会议闭幕。
那段时间哈尔滨下大雪----非常大的大雪----所以当我散会赶回家时已下午两点半了……坐在颠簸的公交车里时,脑了里蓦地泛上来了一个念头:今天是五七了啊,如果老太太能走上今天也该差不多了吧!

    进到屋里时妻子已自己敲磐唱念很长时间了……我赶紧接过引磐(还是那个自行车铃盖----回哈后想买新的来着又觉得也许老太太听这个或许已经习惯了所以就未换)加入了进来……

    妻子念得早便也结束的早,四点之后小屋里就只剩下了我一人……是时两个儿子因给我们念七腾房间(现在有佛堂这屋是他们在住)已靠在外屋迷登着了,妻子去到厨房开始筹备做晚饭,我呢,因起动的晚所以更加努力地在唱念……

    也不知是什么时间开始的,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渐渐什么都没有了----突然一下子任何杂念也不再升起----真的是进到了"一念不生"!突然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清净----是清净至极!是终极的纯粹的清净!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朗彻"之中!是、是那样的一种暖洋洋的清凉----请原谅我实在是找不到准确的词汇来做精准的形容和表述----同时眼前开始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直到非常明亮,然后空中开始往下刷刷刷刷象下雨一样落七彩光点----睁开眼睛也是闭上眼睛也是,明明看到在落而要用手去接却又什么也接不着----

    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被另外的事情所打断才渐渐隐去----

    过了些时日,我所求的藏地著名空行母让人捎过来了两句话:第一句:洪钰和张玉荣现在西方极乐世界;第二句:让他们家属给他们每人放生五百条生命提高品位…

    ----全文完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十方三世三宝!
    愿以此功德,
    普及于一切,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十方三世一切佛!
    一切菩萨摩诃萨!
    摩诃般若波罗蜜!

    ----于2002年10月